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近期關注

【戰“疫”連線·青海醫療救援隊在武漢】一封沒有寄出的家書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發布時間: 2020-02-23 09:32    編輯: 馬燕燕         
 
 
 
 
金雪梅供圖
 

  今晚輪到金雪梅上夜班。時間是凌晨4時到明早8時。

  吃過晚飯后,工作時腦子里緊繃的那根弦似乎松了下來。站在21樓的窗戶邊上看著眼前這座尚未熟悉的城市,不遠處的小區樓里早已亮起了星星點點的燈火。

  思緒就在此時隨著空蕩蕩的街道不斷延伸,在一個轉角處一下子想到了千里之外的家鄉?;厣碜趯懽峙_前,對家的思念愈發強烈。金雪梅打開日記本,突然想給家人寫封信。

  “親愛的家人們,晚上好!時間過得好快,今天是來武漢的第19天。老爸老媽我知道你們身體不太好,尤其爸爸,所以當時沒打算告訴你們這件事兒……”

  那是2月4日凌晨1時。作為海東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科的一名護士,正在上班的金雪梅看到了工作群里發來支援武漢的消息。此前,青海第一批醫務人員在武漢工作的新聞早已刷爆了她的朋友圈。幾乎沒有考慮,早就有此打算的金雪梅第一時間報了名。

  “早上8時多一下班,我就給老公打了電話,緊接著回家收拾行李。擔心到了武漢再理發給別人添麻煩,索性跟其他三名同事一起剪了短發。”回憶在這樣一個想家的夜晚變得清晰而又立體。為了不讓父母擔心,金雪梅在跟老公“商量好對策”后上了去武漢的飛機。即便在登機前,父親金貴安曾打電話給她,她也以去機場送同事為由匆匆掛斷。

  “落地打開手機是你的8個未接電話和6個未接視頻,再一看,家人群里都是我省第二批醫務人員支援湖北的新聞,還有我和同事的截屏,好多親人都問我是不是去了武漢。我有點慌,不知道該如何跟你說……”

  金雪梅心想父親一定是看了新聞??伤恢赖氖?,金貴安早就猜到了。4日早上,金貴安想帶著有些發燒的兒子去醫院看看。金雪梅掛了電話后,他心中便有所懷疑,特別是在取藥時聽到幾名護士正在談論醫院4名同事支援湖北的事情后,金貴安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

  “她們說內科兩人,急診科兩人。我一想,肯定有我姑娘。”

  當了半輩子老師的金貴安比誰都了解金雪梅。在他心里,雖然女兒從小大大咧咧,性格像個男娃,但為人熱情開朗,特別熱心腸。再加上已經工作6年,有些經驗,“我猜她就得報名。”

  “喂,爸,哥咋樣了?”看著屏幕上熟悉的電話號碼,金雪梅鼓足勇氣撥了出去。

  “到武漢了?”金貴安沒接話,連忙問道。

  “嗯……”

  “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和你媽一聲?”金貴安埋怨了一聲,緊接著說:“你太小看我了。你是我的女兒也是國家的醫護人員,這種大事面前,我能拖你后腿、不讓你去?”

  掛了電話,很多情緒涌上心頭的金雪梅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。突然手機收到一條信息:聽黨召喚赴一線,光榮!為民服務做貢獻,真棒!發信人:老爸。

  “有你們的支持,我才能在這里安心地工作。在這里我吃得好、睡得好,工作也不累,防護我也做得很好,你們放心。”

  到武漢后,經過2天培訓,金雪梅開始到洪山體育館開展工作。按照分工,她們4人一組輪流上班。雖然每個班是4小時,但加上前期準備和下班交接,整個過程也需要六七個小時。在上班時間,她和3位同事需要清點物品、了解病人情況、核對病人信息,碰到飯點還需要為病人分發飯菜、水果……“反正上班這4個小時,基本上沒有坐下來的時候。”

  對于32歲的金雪梅來說,比身體上的疲勞更難以承受的是心理上的壓力,特別是剛到武漢接受培訓、開始工作的那幾天,對病情的不了解、對工作的不了解、對環境的不了解,無數的“未知”讓她一度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在視頻時,金雪梅的這些情緒總是會被細心的金貴安捕捉到。為了更了解疫情,家里的電視上幾乎每天都在不斷地播放新聞,而他也會通過網絡來了解武漢的情況。

  “每天通電話時,雖然不能給她專業的建議,但也會跟她聊聊疫情,說一說青海的情況,再給她加加油,鼓勵她,讓她好好干。”相比于金貴安,母親祁海蓮的話題總是繞不開女兒的吃喝拉撒。天氣預報是她如今最為關注的欄目。武漢是晴天陰天,她都記在心里。

  “我們說好了,來年春天,我們一家人一定要來武漢大學看櫻花,還要吃熱干面。到時候我們就住在我住過的這個酒店,還住在這個房間。對了,我再帶你們去看看被建成方艙醫院的洪山體育館。”

  經過幾天的磨合后,金雪梅和同事們的配合更加默契,工作也漸漸得心應手起來。特別是看到有病人陸續康復出院,大家的眼中都透著一股喜悅。除了完成本職工作,遇到一些患者鬧情緒、發脾氣,金雪梅也會上前主動開解。只是有時碰到與金貴安年齡相仿的患者,金雪梅便會不由自主多看看他。

  在金雪梅心中,父親是個了不起的人。雖然沒有做過驚天動地的大事,但他為人正直、善良。從小就教育她要腳踏實地,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而自己無論上學還是上班,都不曾離開青海,哪怕現在結了婚,也在平安縣城安了家,和娘家的距離不過2公里。父親是她人生路上的導師也是依靠。

  如今,金貴安為女兒感到驕傲。

  “她去武漢沒幾天,醫院和市上的領導就來家里慰問我們;前兩天,她們醫院開會,作為家屬代表我也參加了。就連我原來的同事也都給我打電話,問她在武漢的事情。”這些事兒讓金貴安有些不好意思,雖然他再三表示這是女兒的本職工作,但語氣里依然帶著笑意,“這事兒她做得對,我為她感到驕傲。”

  前些天,看到網上大家都在討論疫情過去后的打算,金雪梅在跟家人視頻時提出明年一起去武漢旅游的想法。對于金貴安來說,出去旅行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。最近幾年,他有些“三高”,心臟和肺部也都有些問題。但女兒的想法他早已默默記在了心里。

  “等這次疫情結束了,我就能回去陪著你們。親愛的哥哥、嫂子,照顧爸媽辛苦了。

  此致敬禮!”

  其實,金貴安也有著自己的打算,“她最喜歡吃火鍋,等她回來了,我請客!”(咸文靜 張多鈞 孫海玲 朱雨薇)

股票分析师张磊博客